uu快3

新四军第3师一举收复阜宁城

时间:2015- 05- 19 浏览次数: [ ]
 

1945年夏初,伴随着纷飞的战火,东西方反法西斯战场喜讯频传。5月2日,苏联红军一举攻克法西斯德国首都柏林城,在这之前的4月23日,在陕北延安,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在苏北敌后,新四军第3师发动强大的军事攻势,一举收复阜宁城──这是华中敌后抗日军民收复的第一座县城!

阜宁县城本在新四军控制之下,1943年春,日伪发动苏北大“扫荡”期间,占据了阜宁城。两年多来,阜城居民处于敌人奴役之下,苦不堪言。1945年4月24日,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召开的次日,新四军第3师主力在盐阜区地方武装的配合下,发起了强大的阜城战役,华中敌后抗日军民对敌反攻由此展开──

经过多年艰苦奋战,坚守苏北抗日阵地的新四军3师和苏北解放区人民抗日力量,在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的直接领导下,已日益成长壮大起来。1944年,苏北新四军广泛出击,先后发动了高(沟)杨(口)、滨海和沿海攻势作战等战役、战斗,接连取得胜利。盘踞在苏北地区的日伪军受到沉重打击,两淮(淮安、淮阴)、涟水、盐城和阜宁城守敌陷于孤立之中。1944年10月,垂死挣扎的日本法西斯从中国战场抽调部分兵力增援太平洋战场。盘踞在盐阜区的日军随之收缩至南通、泰州和扬州沿江一线。盐城、阜宁等重要城镇的防务则交由汪伪第2方面军孙良诚部接替。孙伪进驻苏北后,屡遭苏北抗日军民军事重击,其伪化苏北的阴谋计划彻底破产。最后只得据守于扬州、盐城、阜宁等较大的城镇及其周围地区。

其时,汪伪第2方面军孙良诚总指挥部及其直属部队驻扬州,伪第5军所辖42师驻高邮一带。伪第4军赵云祥所辖七个团驻盐城及其周围伍佑、龙冈、新兴场、上冈等地。伪第5军王清瀚部盘踞阜宁城及其周围一带,控制着通榆公路中段和阜宁至淮安、阜宁至合德等水陆交通干线,构成南北和东西各约45公里的设防地带。

在伪5军控制区,伪阜宁县地方组织和汉奸特务麇集,人称阜宁城为“魔鬼之窟”,兽蹄所到之处,财物被劫一空,村庄被烧夷,妇女被强奸,同胞被杀害。有些地方乡村干部被搞掉二、三茬之多,城乡人民备受蹂躏。广大民众热切盼望新四军及早为民除害,拔掉阜宁城据点。

阜宁城位于通榆公路中段,串场河北端,南连盐城,西与两淮、涟水相邻,北与灌云接壤,是盐阜区政治、经济要地。这座古城东西长约三华里,南北宽约一华里半,东宽西窄,北为老城,南为新城,濒临射阳河边,东、北、西三面绕水深三四米的护城河。城墙高约九米,因受战争破坏,已残破不全,仅东门和北门方向还较完整和坚固。城内房屋均为砖木结构,有三层楼房三四幢,还有钟楼、城楼、庙宇和祠堂20余处,居民二万余人(战前高达七万余人)。城外地形平坦,村庄稠密,河流纵横,水陆交通方便,1937年前5000吨货轮可直达上海等商埠。在日伪长期盘踞和苦心经营下,阜城敌工事坚固,易守难攻,形势险要。 

盘踞阜城及周围据点的伪5军军部和所辖43师(暂编33师)、41师计七个团、4660余人,加上伪地方军警400余人,总共5100多人。其中:伪第5军军部370余人,驻耶稣堂及其附近地区;军特务团750余人,防守三官殿桥及河南之茆宅、大关口和小关口;33师第1、2团及直属独立大队(团),总1620余人,以及伪地方军警一部,防守城北之窑桥、头灶、七灶、掌庄,城东之大顾庄、小顾庄等据点,以及城内清静庵、送子庵、跨马石巷、大浦桥等要地;41师第158团720余人,防守城内天主堂、后园、王致和宅及河南李舍等据点;41师157、159团,共1200余人,以及伪地方军警大部,分驻城东曹舍,城南施庄、田舍、路庄、沟墩、界牌口、草堰口、海河镇、靠渔湾等据点。这样,城内、城外各据点之间,互相策应构成坚固、严密的设防地带。伪第5军军长王清翰把这种兵力分散的部署,吹嘘成“防守严密、固若金汤”。

新四军3师师长黄克诚、参谋长洪学智决心调集优势兵力,强攻阜宁城,扩大解放区,解救阜城人民出水火!作出攻打阜宁城决定后,阜城战役前线总指挥部随之成立,总指挥由洪学智担任。参战部队为师特务团,8旅22、24团和旅炮兵营、特务营,10旅1、4支队,盐阜区独立团和阜宁、阜东、射阳、盐东、建阳五个县独立团,共11个团兵力。此外,还有观摩、实习的苏北民兵干部教导团。

作战具体部署是:按照先外围、后攻城的方案进行的。首先分割、包围和歼灭城北方向各点之敌,尔后相机攻克阜宁城,再歼灭城南方向通榆线上各点之敌,并以部分兵力钳制、阻击盐城、两淮和涟水之敌,以保障阜宁城战役顺利进行。其中8旅24团和盐阜区独立团担任攻占城北窑桥、头灶、七灶、掌庄等据点的作战任务。22团集中在城北之邵庄、邱舍一线,准备打击阜宁城出援之敌,并力求在运动中歼其全部,尔后参加攻城战斗;以10旅1、4支队和8旅24团、阜东县独立团各一部,攻占城东之大顾庄、小顾庄、曹舍等据点,并在陆楼子、瓦房庄一线,准备打击阜宁城出援之敌;以师特务团和射阳、阜宁县独立团等部,担任城南方向通榆线上的作战任务,攻占施庄、田舍、路庄、沟墩、草堰口、海河镇、靠渔湾等据点,并准备阻击、围歼阜宁城南逃之敌;以盐东、建阳县独立团各一部阻击、围歼阜宁城南逃之敌;以盐东、建阳县独立团各一部担负阻击盐城、上冈向阜宁增援之敌。此外,淮安、涟水县独立团担负钳制两淮、涟水城的任务并准备打击出援之敌,以保障阜宁战役的侧翼安全。

攻打阜宁城,将是一场硬仗。黄克诚、洪学智对参战部队作了深入思想政治动员、城市政策和纪律教育,并提出了“攻克阜宁城,向‘七大’献礼”的战斗口号。广大指战员深受鼓舞,人人斗志昂扬,决心以丰硕战果来庆祝党的“七大”胜利召开。根据前线总指挥部的部署和命令,各战斗部队从不同集结地点向预定的攻击目标和待机阻击地域开进,对各据点构成了合围。

战役发起前,黄克诚等3师领导人指示阜宁县敌工部周密部署,派出敌工参谋搜集伪方资料,绘制阜城伪城防工事、轻重武器阵地及兵力分布详图。在地下工作者的保护下,3师师部参谋处测绘员深入伪据点,核查城防工事;8旅旅部侦察员潜入阜城,查勘伪防御工事;3师师部作战科长化装成农民,在阜城据点外围侦察地形,选择攻城路线。

24日,一个月朗星稀的深夜,阜城战役打响了!

这天黄昏,24团和阜宁县独立团分别从东坎、辛荡、獐沟出发,天色渐渐暗下来,天低云厚,沿途鸡不鸣、狗不吠,没有一点儿灯光,只有嚓、嚓、嚓的脚步声,部队快速、敏捷地向前迈进,战士们不知疲倦地跑完20多公里的路程。深夜,24团3营和团警卫连完成对七灶据点伪33师独立大队仲少章部的攻击准备。22时许,在炮火的掩护下,各攻击分队两次发起攻击,迅速向前推进。11连先攻占东头小圩子,俘伪军一部。9、10连从东西两侧占据有利地形,于23时30分向敌发起冲击,因炮火未能摧毁圩墙和有效地压制敌人火力而受阻不前。当即调整部署,增加两门火炮,警卫连也从西北角加入战斗。25日凌晨4时30分,炮兵营集中7门迫击炮实施近距离平射,一下摧毁据点圩墙和炮楼,步兵再次发起攻击,警卫连首先突入圩内,10连从西南方向突入,9、11连相继攻入据点。9连连长在率部冲击中光荣牺牲。经半小时激战,全歼守敌230余人。

24团1、2营包围九灶附近之掌庄据点后,从24日21时起,集中炮火猛烈轰击据点西、南方向炮楼,守敌拼命顽抗。激烈战斗在持续进行着,7连连长和数名战士光荣牺牲。部队在实施炮击的同时,展开了政治攻势。在火线喊话和书信劝降下,守敌发生动摇,表示愿意放下武器。25日15时许,伪33师1团2营营长李正新率部200余人投诚。

盐阜区独立团一部和8旅特务营分别向窑桥和头灶据点发起攻击,战斗进展较为顺利,到25日凌晨2时许,全歼两个据点守敌两个连共100余人,截断了城北各点之敌退缩回城的通道。

10旅第1、4支队除以部分兵力设伏城东陆楼子、瓦房庄一带,准备打击阜宁城出援之敌外,以两个团包围大顾庄和小顾庄据点,先对敌实行佯攻,消耗、疲惫敌人,后以猛烈炮火摧毁七座炮楼,指战员反复冲杀,激战数小时,并配合以火线喊话,敌斗志瓦解,25日10时许,大顾庄伪军大队长滕大麻子和小顾庄伪区长王伯清率200余人投诚。

与此同时,10旅一部对城东射阳河南之曹舍据点发起攻击,在政治瓦解和火线喊话的攻势面前,伪阜宁县保安团长孟凡及其所部100余人缴械投降。

阜宁城外围据点被进攻部队逐个克服,伪5军军长王清瀚急得像热锅上蚂蚁,团团直转。在大顾庄战斗正炽之际,他匆忙组织增援,并亲率军特务团、41师158团和33师各一部,兵分3路驰援大顾庄。可是,当其先头部队途经小顾庄时,即遭3师10旅4支队的迎头痛击。22团1营和10旅1支队各一部,同时向援敌侧后出击,22团1营2、3连从邵庄直插东南,迂回断敌退路,发起猛烈冲杀,杀得敌人溃不成军。援敌见大势已去,拼命向阜宁城回窜。伪军部“督战队”鸣枪企图阻止伪军逃跑,但兵败如山倒,最后连“督战队”和他们的指挥官也跟着向阜宁城逃窜了。22团1营1、4连跟踪猛追,经青龙桥、外八庄,直冲杀到东圩门,并占领制高点。2、3连为另一路,也由东北角突入城内,与1、4连汇合。经调整部署后,全营展开扇形进击,从镇海院一带向前推进到东巷口、三官殿桥附近,边向敌猛烈射击,边巩固占领阵地。守敌集中两连兵力,拼命反扑,妄图夺回失掉的阵地,但均被攻击部队英勇击退。

25日凌晨,盐阜区独立团向阜宁城西门郭大桥、大浦桥等处守敌发起攻击,经过近三个小时激战,全歼除大浦桥以外的各点守敌。接着,乘胜攻击前进。天明后被包围的顾家祠堂等处守敌,终于被歼灭。

在攻城战斗中,24团1营3连打得英勇顽强,该连机枪班长赵宏图,阜宁城人,地形熟悉,率领全班战友,由北门追杀逃敌到天主堂附近,打得敌人龟缩于据点内,受到团部表扬。

25日中午,22团3营与阜东县独立团一部越过开阔地,冲到护城河边,向北门守敌冲杀,11连一举攻占北门(拱辰门)大炮楼,并追杀逃敌到城内小南门附近的两座营房。2营8连乘势攻占北门护城河内侧的清静庵据点,肃清顽抗之敌。在阜东县独立团的猛烈攻击下,后园据点守敌被歼一部,残敌向城内逃窜。至此,城北、城东方向所有外围据点均被攻克,并攻占了老城部分据点和街道,胜利结束了阜宁战役之第一阶段。

在攻占城北、城东外围据点后,前线总指挥部决定趁热打铁,作出最后攻城的战斗部署。2旅1、4支队向南北大街以东地区进攻;22团从小南门以西区域,盐阜区独立团从大、小南门之间,同时向南部区域发起攻击;8旅特务营从清静庵直插到城南河边,断敌越河退路;阜东县独立团逼进大浦桥附近河边,配合友邻部队作战;24团集结朱巷附近待命,准备执行机动任务。

25日15时许,最后攻城作战开始了。22团2营攻击龙王庙据点,遭敌暗堡火力阻拦,战斗打得艰苦激烈。八连迂回突击,与守敌展开肉搏,终将敌人压缩至营房固守待援。该连4班战士董标等,动作敏捷,隐蔽接近圩墙,突然架梯登墙,连续投掷手榴弹,炸毙一批敌人,掩护兄弟班排勇猛冲入敌人阵地。董标又奋力夺取敌人轻机枪一挺,再转身猛烈扫射敌群,他不顾自己腿部中弹受伤,流血不止,仍坚持同全班战友一起冲杀,直至扫除部队前进障碍后才包扎伤口。1营乘势突入守敌营房,扫清顽抗残敌,向左右穿插,迂回夹击敌人,给敌人以重大杀伤。攻城部队继续穷追猛打,经两个小时激烈战斗,完全占领中心街道,迫使敌人龟缩到大浦桥、天主堂、耶稣堂等营房固守待援。

从25日22时起,攻城各部队协同作战,向城内残余守敌发起最后攻击。10旅4支队向三官殿桥水龙局守敌发动三次猛烈进攻,伪5军特务团拼命顽抗,进攻部队受阻未能奏效,形成对峙局面。22团一部进攻大浦桥据点,将敌严密包围。龟缩在耶稣堂、天主堂之伪5军军部残敌乘黑夜渡河南窜。经过激烈战斗,结合火线喊话,城内各点守敌在固守不成、盼援无望的情况下,于26日10时许,终于缴械投降,全城遂告解放。

3师特务团从板湖、羊寨镇和单家港一带进至阜宁城南作战地区,准备阻击阜宁南逃之敌。他们协同阜宁、射阳县独立团一起,在30公里的战线上,从串场河、通榆公路东西两侧,将施庄、路庄、田舍、沟墩和草堰口等据点,进行分割、包围。他们围而不打,待攻克阜宁成城后,再攻占各个据点,力求全歼守敌。盐东、建阳县独立团担负钳制、阻击盐城、上冈增援之敌。

26日零时30分,师特务团1、3营在城南(射阳河南)丁桥以北、茆舍以南的通榆公路两侧,伏击由阜宁城越河南窜之敌,当即勇猛出击,将敌军切成数段。阜宁、射阳县独立团各一部也赶来参加战斗,在晨雾弥漫中展开激烈冲杀。在多路夹击下,逃敌大部被歼,仅有少数漏网逃命盐城。

此时,担负分割、包围通榆公路两侧各点之敌的3师主力和地方武装各战斗单位,几乎同时发起攻击,经过几个小时战斗,先后攻克施庄、路庄、田舍、沟墩、界牌口和草堰口等据点,全歼守敌。射阳县独立团乘势扩大战果,相继收复海河镇、靠渔湾等据点。

在阜宁战役中,射阳县独立团在团长李荣泗的指挥下,战果显著,共击毙伪军80余人,生俘300余人,缴获轻机枪六挺,长短枪300余支,其他军用品一批,受到前线总指挥部的表扬。

阜宁、阜东、射阳和建阳四县广大区队、联防队和民兵在作战进行时,积极行动起来,踊跃参战,担任侦察、向导、警戒、押送俘虏及平毁碉堡等战勤任务,先后动员和组织数万民工,担负运输、担架和护理伤员等后勤任务仅阜宁县即组织了一万民工随军服务,奔跑在枪林弹雨之中,抬担架、送弹药,甚至与作战部队一起冲锋陷阵,勇猛杀敌。

从4月24日22时起到26日10时止,历时36个小时,胜利结束了阜宁战役。春风送暖,阳光普照,站在阜宁城大街两旁的居民、学生,个个眉开眼笑,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感谢新四军,为民除大害!”“我们解放了,自由啦!”欢呼声、鞭炮声交织一起,响彻云霄。

阜宁战役,全歼伪第5军军部及其所辖两个师部和七个整团,以及伪阜宁县政府、保安团等反动组织和军警,除伪第5军军长王清瀚和33师副师长孙建言等少数人漏网潜逃外,计生俘伪33师副师长邓利东、副团长王金和、上校军法官尤太近、中校秘书孙无默、中校军需官顾枝南以下军官158名,俘伪军士兵2270名,俘伪地方军警420名,击毙伪军官兵340名,伤伪军官兵和地方军警820名,共4000余名。缴获步炮、六0炮各三门,重机枪15挺,轻机枪32挺,步枪1600余支,驳壳枪、手枪52支,掷弹筒27个,炮弹、手榴弹和各类子弹四万余发,以及电台、汽艇、战马、被服和粮草等大批军用物资。攻克阜宁城及其周围22个据点,摧毁143个碉堡,解救受难同胞七万余人,收复失土近1000平方华里,完全控制通榆公路中段和串场河北端,扩大了大片新解放区,沉重打击了伪第2方面军孙良诚部,震动了华中各地日伪军,有力鼓舞了苏北和华中抗日军民的斗志。

阜宁战役的胜利消息传到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后,军部领导人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于5月2日特给3师和苏北军区发来贺电,还特别表扬了22团的英勇善战、打得出色、战果显著。该团在团长王良太和政委贺大增的指挥下,担负攻城的主攻重任,歼敌和缴获均居各团之首位。军部的嘉奖,给所有参战部队和地方干部、民兵、民工极大鼓舞。贺电全文是──

 

 4月30日电悉,阜宁之役攻克阜城等据点22处、炮楼143座、斩获人枪2000余,光复国土1000平方华里,解放同胞七万余人。这不但给孙逆良诚部南来后首次严重打击,阻其气焰,而且扩大了我们的解放区。深堪嘉慰,尤以22团善于机动扩大战果,突入阜宁城更为可嘉,应加予表扬,望向光荣负伤指战员代为慰问为要。

 

在盐阜抗日军民沉浸在胜利欢乐之中的时刻,传来苏联红军5月2日攻克法西斯德国首都柏林的特大喜讯,这对作为反法西斯战争一环的苏北抗日军民而言,可谓是“双喜临门”!广大人民无不欢欣鼓舞,拍手叫好。

5月11日,盐阜区抗日军民在东沟镇召开了有五万人参加的“苏联红军解放柏林、我军光复阜宁祝捷大会”。当地民众从四面八方赶来会场,载歌载舞,扭秧歌、耍狮子、闹龙灯。祝捷大会上,3师师长黄克诚到会讲话。他首先宣读了新四军军部领导人发来的贺电。顿时,鞭炮声、锣鼓声、口号声、鼓掌声,交织一起,响彻云霄。成千上万在群众排队观看了阜城战役中所缴获的堆积如山的大批战利品,人们无不欢呼跳跃。

阜城战役胜利,标志着苏北抗日军民对敌总反攻的日子已为期不远。延安新华社和《解放日报》报道了苏北新四军收复阜宁的消息,高度评价了阜宁战役的胜利意义。《盐阜报》发表了题为《庆祝阜宁光复》的社论,强调“这是苏北第一次大胜利,也是华中的一个大胜利。这次战役不但攻克了阜宁城,而且控制了射阳河,打开了通海的道路。从此以后,根据地的物资可以顺利出海,这对根据地繁荣将起很大作用……”社论号召盐阜区全体抗日军民再接再厉,乘胜前进,夺取更大的胜利。

节选自《苏北有个盐城——盐城抗战史话》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