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快3

海天麋踪

时间:2017- 12- 28 浏览次数: [ ]

海 天 麋 踪

王海燕

 

科学研究告诉我们,麋鹿和人类共同具有300万年的生命历史。早在人类出现之初,麋鹿就已存在了,它们主要生活在东亚地区,尤其集中在中国的长江流域和沿海各地。

远古时代,中国东部沿海地域森林浩瀚,草原辽阔,水域宽广,沼泽密布,麋鹿在此来去如风,纵横驰骋,与人类祖先共享蓝天。

麋鹿是中国特有的一种鹿科动物,是中国人视为吉祥之物“神兽”,在中国最早的文字——甲骨文中就有关于麋鹿记载。 

麋鹿俗称“四不像”,角似鹿非鹿,具有鹿的温和;头似马非马,具有马的忠贞;身似驴非驴,秉承驴的坚韧;蹄似牛非牛,拥有牛的勤奋。这种体长2米多高1米多的奇异动物毛色淡褐,长尾,雄鹿有角,雌鹿无角。

麋鹿与人类经历了漫长的共存时期,它的生存与繁衍也和人类的历史进程一样经历了无数磨难与坎坷。两三千年前,是麋鹿家族的繁盛时代。大片水草丰茂的草甸,成为麋鹿自由繁衍的家园。据中国最早的地理博物志《山海经》记载:大群的麋鹿足迹遍及中国大地。古代的志书与近代的考古资料均显示当时麋鹿的数量以千万计,《博物志》称:“海陵抚江接海,多麋兽,千百为群。”而从“麋鹿‘掘食草根,其处成泥,民人随此而略种稻,不耕而获’”的文字记载中,可以看出,人类的祖先与麋鹿曾怎样毗邻而居,和睦相处。此后,麋鹿愈显高贵,逐步从蛮荒的旷野,步入了皇家林园,被当成宠物供人观赏,还经常作为国宝向国外展示。《孟子》中便有这样的文字:“文王之圃,方七十里……王立于沼上,顾鸿雁麋鹿曰:贤者亦乐此乎?”

麋鹿曾经与我们的先民毗邻而居,和睦相处。但是,好景不长,唐、宋朝以后,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广阔的自然草甸被开垦,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加上人类滥捕,野生麋鹿数量日益减少。到元、明朝时,麋鹿仅生存于皇家猎苑之中。至清代,北京南郊皇家猎苑仅存200多头麋鹿,这是当时世界仅有的麋鹿群。

麋鹿的经历充满传奇色彩。而它传奇般的身世与一位法国博物学家兼传教士有着不解之缘。要不是因为这位爱尔文·大卫,恐怕麋鹿的故事就不会如此曲折跌宕并富有戏剧性了。 

那是1865年秋季的一天,爱尔文·大卫听说北京南海子皇家林园里豢养着几头“四不像”的动物,想一睹风采,便骑着一头毛驴来到苑外土岗上向内窥视,麋鹿那奇异的外形使他双眼一亮,凭着博物学家特有的敏锐,他感到那一群陌生的动物可能是动物分类学上尚无记录的鹿科动物。事实上,他的惊骇是有道理的,因为这是全世界惟一幸存的麋鹿群

爱尔文·大卫发现而感到无比兴奋他很想接近麋鹿无奈皇家禁地戒备森严他的频繁出现总遭到哨兵的呵斥。强烈的好奇心和探求欲使他盘桓数月,不肯离去。直到第二年年初,这位“中国通”终于设法买通了守苑的军士,以20两纹银与他秘密交换了一架麋鹿头骨和两张麋鹿皮

不久麋鹿标本便漂洋过海,寄送到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经过鉴定,这不仅从未发现的新种,而且是鹿科动物中独立的一个属。两年之后,大卫关于发现新物种的论文轰动世界动物研究界。按照动物学界的惯例,应以“发现者”的名字命名这种鹿,从此,在古老中华大地上生存了数万年的麋鹿,多了另外一个名字—“大卫鹿”。 

此后,欧洲各国纷纷通过各种手段从北京南苑共掠去几十头麋鹿不久,麋鹿这一弥足珍贵的新鹿种开始出现世界上一些著名的动物园里。清朝末年,麋鹿已是“一举成名天下知”了,它比大熊猫的闻名于世至少早了半个世纪,但在它的祖国—中国,却已所剩无几

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生存于皇家林园的最后几十头麋鹿,终于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被洗劫一空,然后,麋鹿们像战俘一样被带出海外,远离故土,开始了长达百年的风雨飘摇和流浪生涯。从此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再无麋鹿的踪影。

那些流落异国他乡、被欧洲一些动物园圈养的麋鹿,由于生态环境的恶化,种群规模逐渐缩小越养越少。与人类几乎同时起源,历史上一度与人类数量相当的麋鹿,最终存世的仅有18头,几乎走到了灭绝的边缘。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麋鹿濒临灭绝的时候,一位酷爱动物的有识之英国贝福特公爵,通过他的义举使麋鹿绝处逢生了。用重金从法国、德国、荷兰和比利时4国收买了世界上仅有的18头麋鹿,以半野生的方式集中放养在乌邦寺庄园。

乌邦寺庄园成为落难的中国麋鹿最后起死回生的地方,而这18头麋鹿也就成为目前地球上所有麋鹿的祖先。

上个世纪50年代以后,国内外专家学者多次呼吁:“让海外游子麋鹿”、“让麋鹿回归故里野生放养”,并提出“建立自然保护区”的倡议。八十年代,国领导人会晤时,英国撒切尔夫人说,香港回归和麋鹿回家是中英外交史上的两件大事。不久,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政府,联合达成麋鹿的原生地恢复野生种群的共识。 

1985年,22头麋鹿从英国运抵北京。至此,麋鹿结束了他们大半个世纪海外漂泊、颠沛流离的生涯,回故土家园,开始了回归自然的新生活。 

中国之大,究竟哪里才是麋鹿真正的故乡呢?上个世纪中叶,在江苏盐城大丰沿海出土了大量麋鹿的骨骼,此后又陆续出土麋鹿亚化石12处,这引起了学术界的极大关注。经过中外专家的大量考证和沿海实地考察,位于黄海之滨的大丰市境内、川东港以南的一片黄海冲积平原沼泽地,最终被确定为麋鹿的故乡,也是最理想的麋鹿放养地。这里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四季分明,而且河海港汊蜿蜒交错,盐土沼泽星罗棋布,裸地、草地、芦苇、蒲荡,一派海滨原始风貌,与麋鹿的原始生存环境极其相似。于是,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应运而生了。

麋鹿自然保护区,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麋鹿乐园。它占地约4万多亩,核心放养区为5300多亩。1986年8月14日,在英国乌邦寺园主泰维斯脱克侯爵夫人的支持下,由英国无偿赠送的39头麋鹿,从伦敦装箱,乘专机远涉重洋运抵大丰,成为保护区最早的“居民”。

大丰麋鹿保护区的科技人员经过精心观察和饲养,逐步掌握了麋鹿的生理行为、活动规律以及疾病防治措施,麋鹿的数量迅猛递增,如今麋鹿的总数已由39头增加到700多头,其繁殖速度和成活率均居世界前列,现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野生麋鹿种群,在总量上占世界的四分之一。意味着麋鹿的基因库已经初步建为恢复麋鹿的野性, 1998年工作人员将8头麋鹿做上标记,进行野生放养的试验。2003年3月,麋鹿在野外成功地产下3头幼仔,成为目前世界上真正意义上的野生麋鹿。

麋鹿自然保护区现已初步建成具有海滨特色,以麋鹿为主、多种动物共存的海滨野生动物园,已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外游客,成为旅游胜地。进入保护区,古朴典雅的牌楼上题有“大丰麋鹿苑”五个大字,不远处是雌、雄麋鹿和子鹿群雕。沿南北大道往前,路东人工湖畔的蒙古包、西班牙式建筑群,可供游人食宿。路西有林中小道、碑牌亭廊,姜太公骑“四不像”的雕塑,使人忍俊不禁。再往前走,便到了麋鹿场。登上高高的六角形的观麋塔,凭借望远镜,可领略原始滩涂的自然风光,观赏野生的麋鹿群。这里还建有珍稀植物园、动植物标本展览馆、音像馆、小跑马场等。

麋鹿是一种食草兽,喜爱潮湿,耐寒,能安全度过零下15—18摄氏度的低温。麋鹿的皮毛每年换两次,夏季为棕色,冬季呈灰褐色。

麋鹿喜欢群居生活,善于奔跑。群鹿奔腾时,有一种铺天盖地的壮阔之美。麋鹿高大的背上常常会站立着一两只白色的鸟,它叫白鹭,专食麋鹿身上的虱子。当麋鹿箭步奔驰的时候,背上的白鹭宛如麋鹿头顶飘动的白丝带,他们总是亲密无间,形影相随,构成一幅幅原始滩涂上神话般的风景。

麋鹿的夜生活极富情调。夏夜,月色融融,麋鹿在芦苇丛中依水栖息,谛听蛙鸣,享受凉风的抚摸。偶有麋鹿怕蚊虫叮咬,懒懒地将身子藏进深水潭里。担任守卫的雄鹿忠于职守,发现异常动静,一声鸣吼,群鹿惊起,倘无威胁,各自岿然不动;倘来者不妙,便听呼啦一下,瞬息无影无踪。秋夜的苇丛是天然的屏障,麋鹿占林为界,尽享星光点点。无风的冬夜,海水悄无声息,一轮冷月照在枯草铺就的素色地毯上。麋鹿们静静地躺下,在月光谱写的古老乐曲中,酣眠。

冬去春来。经过漫长的期待以后,麋鹿终于盼来了枯草返青、百花烂漫的春天。这是一个青春萌动的季节,浩荡的春风,吹遍了雄鹿争王的战场,明媚的阳光洒在迷人的滩涂上,麋鹿家族的繁衍历史拉开了序幕。

和丹顶鹤的忠贞爱情相比,麋鹿的“一夫多妻制”则表现出一种博爱的情怀。但并不是所有的麋鹿都享有“博爱”的特权。在麋鹿王国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有在每年一度的麋鹿王大选赛中获胜的雄鹿,才真正享有这份特权。于是,每年5月下旬,麋鹿自然保护区槐花飘香,绿草如茵,白鹭云集。在如此生动的季节里,成年雄鹿开始塑造自己威武的形象,他们往身上涂泥浆,用青草做饰物,一切激情都在悄然酝酿着。六月上旬,一群群充满自信的、膘肥体壮的雄麋鹿便会不约而同地聚集在大片的开阔地,开始他们激烈的鹿王大选赛。

六月,正是梅雨季节。一场小雨过后,天空一碧如洗,小河边各种颜色的小花姹紫嫣红,一望无际的狼尾草郁郁葱葱。 

这场大选赛完全自由组合,自己选择对手,两头一组,淘汰选拔。参赛的雄鹿多达几百头,场面颇为壮观。赛场的周围由许多雌鹿、小鹿助威。白天激战未果还将迎接夜战。最后赛场上剩下两头雄鹿,这是冠亚军的决赛,也是争夺鹿王的殊死之战。两头体大身健的雄鹿用角作锋利的武器,短兵相接,在激烈的格斗中,流血受伤在所难免。尤其在最后的决赛中,由于双方都势均力敌,残酷的争斗极容易造成严重的伤害,甚至危及麋鹿的生命。或许正是这自然界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法则,或者麋鹿顽强不息的拼搏精神,才使他们在地球上延续近三百万年的历史

新的鹿王生了,在一片山呼般的鹿鸣声中,称王后的雄鹿雄纠纠、气昂昂地绕场奔跑,仿佛在向所有的雌鹿们庄严宣告:我是你们的君主,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我的“嫔妃”。

一年新的鹿王将主宰个麋鹿王国

麋鹿王国里实行鹿王统一指挥下的母系管理体制,有着严格的等级秩序。在所有的雄鹿中,鹿王可谓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其他雄鹿稍越雷池半步,就会遭到鹿王无情的驱赶,甚至猛烈攻击。因此,绝大多数雄鹿极有可能一生都无法留下一儿半女。 

鹿王对自己的“嫔妃”管理非常严格。平时密切观察,发现有“移情别恋”或私奔的,轻则以吼叫“训斥”一番,重则穷追不舍,吓得雌鹿胆战心惊,痛改前非。麋鹿王在独霸雌鹿期间,很少吃草、喝水,操劳不息。3个月后,鹿王耗尽精力,体重下降几十斤。

鹿王不是终身制,每一年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谁是明年的鹿王?所有的麋鹿都拭目以待,所有的雄鹿都在为来年的大选,积蓄着力量。 

雌鹿的怀孕期比其他鹿类要长,超过九个半月初春,是麋鹿产仔的季节每胎仅产一仔。刚生下来的小鹿身上长像梅花鹿一样的花斑,煞是好看。麋鹿的自然繁殖能力很低,常遇难产,有时还有生命危险。那些生来就失去母爱的小鹿们,很自然就将人类当成它们的妈妈。幼鹿出生后即可站立,随之行走,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它们在六个月后独自谋生,再不依赖父母。

转眼已是金秋时节,滩涂上秋色迷人,湛蓝的天空下,观麋塔西侧的港汊间,狼尾草有些泛黄了,一群幼鹿象调皮的孩子,或采食嫩草,或互相追逐,或自由嬉戏。不远处,小鹿的母亲慈祥地看着他们,尽享天伦之乐。

大丰国家级麋鹿自然保护区内,不仅有野生麋鹿种群,近年来陆续兴建了一批生态馆。走进古生物、海洋生物、陆地生物标本馆,就如同步入了湿地生物自然演化的大观园。

地球上的生物来自于海洋,穿越从古到今的时空,从单细胞逐渐演变为海洋生物、两栖动物到陆地飞禽走兽。这里丰富的馆藏讲述着这漫长的生物演化过程。

首先赫然入目的是古生物化石——5亿50万年前生命的起源三叶虫和活化石鹦鹉螺,鹦鹉螺外壳的剖面有36个圆形小舱,每舱都有一个出气口。潜水艇的螺旋桨制造就是由此得到启发。

馆里陈列着无数珊瑚,枝杈丛生,仿佛冬天落叶已尽的小树。这里海洋生物标本多达2642盒,分为9大类,真是海洋大观。

地球上各种生物的生长、繁衍和进化,都依赖于相应的生态环境。标本馆也以“生态”为题,列有“海洋生态”、“池塘生态”、“草原生态”、“森林生态”、“麋鹿生态”等,珍禽异兽被分别放入各自生活的环境中。比如,池塘生态中有珍贵的黑天鹅,草原生态中有几乎绝迹的蒙古野驴。而金雕则站在高山之颠,显现了雄视千古的英姿;哺乳类红腥腥,是我国仅有的两个标本之一;白头叶猴实在稀罕;世界上最小的、可放在手心的—指猴,理所当然地占有一席之地。

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里的蝴蝶馆,则又是一派林丰草茂、蝴蝶纷飞的天然境界。从块石垒成的山洞前行,洞壁灯光明亮,大量图片、实物展示了蝴蝶由卵到幼虫、蛹、成虫的演化过程、生活习性,馆内还展有生活在麋鹿保护区的9种蝴蝶。

前行进入“别有洞天”。这里有多种昆虫,蚂蚁和蝎子在各自洞中,自由漫步,自然界生物的多样和谐一览无余。接着是人工溶洞、克隆洞、恐龙洞等。溶洞里石笋、石柱参差而立。继续前行,顿时豁然开朗,一座硕大的蝴蝶标本室出现在游人面前。这里才是蝴蝶馆的主厅,里面陈列着一千多种蝴蝶的标本,单世界名蝶就有14种。

大紫蛱蝶,是日本的国蝶;君主斑蝶,是世界上飞行最远的蝴蝶;世界上最美丽的蝴蝶,被人们称为“爱神蝶”;三尾凤蝶,是我国特有的珍稀濒危物种;标本室里还有夜里飞行能发出蓝光的夜明珠蝶;有十分名贵的中华虎凤蝶。馆内蝴蝶的品种之多、形态之美令人叹为观止。

蝴蝶标本室外,一派原野风光。园内花木扶疏,一座竹亭迎面而立,亭上两只喜鹊啼鸣。人在园中走,蝶在园中飞。蝶,悠然而舞;人,怡然而乐。

蝴蝶馆的最后一部分,是蝴蝶画陈列。《红楼梦》里的“金陵十二钗”,依次挂在墙上。人物除面部外,衣履皆由蝴蝶翅膀拼贴而成,工艺精湛。

标本馆内一方明镜上,八个大字跃然在目:“动物是人类的朋友!”这仿佛是麋鹿的呼唤,湿地的呼唤,是整个大自然的呼唤!

同在一片蓝天下,人类却往往决定着动物的命运。历史上,正是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使麋鹿的生活空间越来越小,致大规模灭绝。今天,也正是由于人类的关爱和拯救,麋鹿这一珍稀的濒危动物才得以保全,并拥有了自己的家园。 

 

选自《盐城印记》